上届学生毕业前,我让他们递交了对三年化学课程的学习反思。原本心心念念地想看到学生夸赞保老师化学教得怎么好,如何对他们有启发有帮助,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。几乎没什么学生念叨化学课的种种细节,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小组合作学习。

小组合作学习,在公开课上偶尔秀一把,并不稀奇,甚至比比皆是。但要落实成教学常态,并不容易。首先教室的座位就不允许,都是面向黑板的。我特地申请到了一间机动教室,化学课几乎全在那里上。桌椅排成小组围坐方式,学习活动是以小组开展的。当然,我知道这样做会牺牲一点我的权威性——学生可能更愿意背对着老师,面向他心心念念的女生,听课间隙相互间八卦几句也更容易——但是,这点代价是值得付出的。

正如同学们所说,小组学习,让我感到学霸不在天边,就在身旁,我终于知道学霸的秘密了,我要像他们那样听课、记笔记、参与讨论……其实,小组合作学习的优势太多,每个人既能被别人帮助,又能帮助别人,近距离地合作,优势互补,共同完成任务,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,了解自己与集体的关系,帮助同学们在未来成为更优秀的合作者。

那么,在这一届我更希望将小组学习落实好,从高一就开始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小组学习第一件需要做好的事就是分组。怎么分呢?在上一届,小组是我分的,组长是我定的,这一届,我想变一变。

全班50位同学,我准备分成10组,每组5人。首先需要产生10位组长。团队中的领导至关重要,因此,要让愿意当的人当。组长是自愿报名的,我的要求是愿意组织大伙儿一起学习,并且认为自己有能力做好组织工作,至于化学学得好不好,没有要求。到课代表处报名,先到先得。

于是,很快有人报名,有的班级报名人数多于10人,我请课代表组织抽签,看运气了。

组织大伙儿学习是组长的责任,责与权必须一致才能调动工作积极性,那组长的权利是什么呢?

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:组长可以挑选组员!挑选的规则是这样的:10位组长先抽签决定挑人顺序,得到编号1~10,然后从1号开始,每人先挑选一人,一轮选完之后,再从10号开始,进行第2轮选人,这样共选4轮。考虑到男女生比例问题,我要求每组第一轮挑选的必须为女生,以后不限。(这样保证每组都有女生)

我和组长们约好中午休息时间来进行选人组团。显然这让他们很兴奋,课间学生们之间就开始各种打招呼约定了。因为事先讲好将来很多评价是给团队的,所以团队的战斗力直接到每位学生的切身利益,那么,和什么人在一起干活,是个重要问题。和单兵作战力强的“大佬”在一起呢,还是和善于沟通合作的“好人”在一起呢,是和熟悉的老朋友在一起呢,还是尝试目前还不太熟悉的“潜力股”呢,各种纠结,各种不确定性。学生之间有戏了,这就是他们成长的机会。

中午时候,我请课代表组织组长们按规则选人,我则在一边旁观。组长们显然都是有备而来,不过现实并不总是按自己的意愿来:心里想好的人给别人选走了!他们一会儿兴奋,一会儿失落,还有那些不是组长、被挑选的同学兴奋地在旁围观。场面很是热闹,学生自己能作主就是不一样啊!

更有意思的事还在后面。原本我想象很快能选完人,毕竟每组5人,选4轮就结束了。结果我发觉4轮结束后,学生迟迟交不上结果。一问,他们说没好,我们还要“交易”。怎样交易?以谁换谁?个中的微妙,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明白。我不懂也不需要懂,我只看到他们对“交易”充满了热情,折腾了很长时间,才把最终名单交上。

费这么大的劲组建团队,有什么好处?两个字:参与,四个字:主动参与!你去看学生积极的状态,就知道让他们参与选择是多么重要!心理学上有种现象叫“栽花效应”,民间也有种说法叫“癞痢头的儿子,自家的好。”说的是一个意思,就是说感情在主动参与的过程中培养出来的,主动参与了,才会觉得是自己的事,愿意为之付出,愿意承担责任。

果然,在之后的各项小组任务中,组长们普遍都组织得力。当时也有学生来问我,组员能不能选组长?我说当然不能,责任是与权力相连的,这也是需要教给学生的道理。

小组合作之后,他们干出了什么有意思的活儿呢?下次咱们再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